主体性尚未完全破碎的高中生。写文,搞翻译。

【吐敦】无知者无罪

借着这篇说点自己的话吧——敦君是个天才。他的天才不在于“天生有异能”,不像太宰的善观人心,也不像芥川和镜花的那种,为了某个人、某个目的而执拗地奔走,而是生而拥有正义感。甚至可以说,他的求生欲有多深,对老虎的迷茫感情持续了多久,他的正义感就有多强。如果说这不过是少年漫画主角必备的素质之一,那仍是不够准确的。
马克吐温是个一眼就能看透的人吗?也许是,也许只是敦君还没有看到他(以及组合)背后的故事。其实组合的隐藏剧情量是很大的,从菲总和麦尔维尔老人家的关系,到和吐温关系很好但却转了职的露西,到葡萄君和菲总的矛盾一路飙升,这些都是朝霧挖的坑,而且短时间内是填不完的。
所以吐敦可能是热血的,可能是温馨的,但不可能只是“两个知识不多的人的异国恋”。

杏仁。:



60分钟放飞自我产物。部分参考 @慈叶 的《情诗》。(虽然八成看不出来吧。)




还有几个小时,祝自己生日快乐。我认真学习去了再见诸位。




-




    我深知自己是没见过世面的。在孤儿院里我度过了连外文字母都没见过几个的十八年,这使得我成为了一个只是无知而贫乏的孩子。来到侦探社已经让我足够刷新了人生观,但我却隐隐感觉到这只是个开端。太宰先生跟我笑着说,敦君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生活;而我却疑心他说的并不是真的。因为他在说起“相信生活”这几个字的时候,满眼都是一副恨不得从我面前的窗口一跃而下的疲惫。但我也不愿意去深究,因为我很清楚我只是这样一个无知而贫乏的孩子,我再过个十年都未必能看得透这个人。




    话虽如此,我却觉得我身边没几个我能看得透的人。每个人都很性格鲜明,但却每个人都有我看不懂的地方,就连镜花也不例外;她的执拗总是无由来地让我弄不明白。虽然我想我自己应该也是个有点执拗的人,但那的确不是同一回事,我想自己只是因为带着一股初生牛犊的冲劲罢了。这种感觉让我焦躁,就像是看什么东西都有一层迷雾在眼前回荡似的。全世界都在看着我,而我却什么都看得不太真切。我也曾劝告自己,担忧太多只会让自己不好过,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再一次回到了原点,因为控制住自己而让自己不去担忧才会让我更不好过。我想我可能天生就有那么一点自我受虐的体质吧。




    直到后来我遇到那个我一无所知,却一眼就能看个确切的人。他从美国为了我来到横滨,操着一口我这一辈子都没听过的外语来和我说话;我自然是一个字也听不懂。于是他改口说日语,我却还是一知半解,因为他的口腔仿佛天生就会卷舌头似的,说出来的日语也带着舌头卷曲的腔调。但我却听清楚了他在喊我的名字,他说,你的名字是不是中岛敦?我说,是啊。于是他爽朗地笑了,他说,我还以为我念错了呢,因为你一脸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我心说我的确没听懂多少,可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说他叫马克·吐温。我念了好几遍,但我念不好“吐温”这个音节;和他相反,我,或者说日本人,最不擅长的就是卷舌头了。于是他就说,我叫马克,你喊我马克。我说好,可我喊出口的和他自己念出来的还是不尽相同。那个圆润的卷舌音,我想我大概一辈子都学不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就已经觉得我会和他纠缠一辈子,大概是再一次缘于我那初生牛犊的天真吧。他不喜欢喊我的名字,而喜欢叫我tiger boy——这是我至今为止学会的为数不多的英语之一。明明不是什么特殊含义的词,却被他喊出了“我的可爱小甜心”的效果,搞得与谢野小姐在一边毫不顾忌地笑出了声。我那个时候大概红了脸吧,他却毫不在乎地说,怎么了吗,你就是我的tiger boy呀。他总是不甚注意这些对于美国人来说旁枝末节的东西,我甚至觉得我可能从来没见过他脸红的样子。除了我自己鼓起勇气向他表白的那一次,他听了以后兴奋地涨红了一张脸扑过来抱我,嘴里大喊着oh my god,却和我的脸红完全不是同一种意味了。我心里暗想着,我果然没见过世面,连一个美国人都应付不来。




    虽然我不太应付得了他,但是他真的很好懂,是我这辈子见过的除了小孩子之外最好懂的人了。硬要说的话他和那些孩子也没什么区别;心里想了些什么,便全部都写在了脸上,连想吃葡萄味还是草莓味的橡皮软糖都能很轻易地读懂。但他也不会在口头上去隐瞒什么,开心便是开心,生气便是生气,我虽然有些受不了,却在这之余感到了莫名的安心。不必费心去猜测来猜测去,这大概也是我离不开他的原因吧。虽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我这个孤儿院出身的却的确感到无比的受用。




    于是我便再次红着一张脸去面对他,我说,马克,我要和你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长到我能学会卷舌音为止。他一脸意料之外的惊诧表情,我便听见太宰先生在旁边嗤笑了一声:敦君,你这个正统的日本人,还是下辈子再想着学会卷舌音吧。




end



评论
热度(55)
  1. AlSiP/铝硅磷杏仁。 转载了此文字
    借着这篇说点自己的话吧——敦君是个天才。他的天才不在于“天生有异能”,不像太宰的善观人心,也不像芥川...
  2. 温歌煮酒杏仁。 转载了此文字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