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读书的时间。

【文野/原创人物】不得侧目(序幕)

我被一个拥有异能的天才所爱。
她是完美的恋人,我则是被她选中了的男人。
她那双眼睛,除了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七月一日。致我生命的本体,
“昨晚,我枕着您的来信,睡得很踏实。然后今早,我成功说服了海德格尔前辈。
“至此,我和他见过了三次面,已经同他把您写过的每一个剧本的每一个字都梳理了一遍。他终于认定,关于您抄袭他的事,不过是坊间传言。他立下字据,表明他不会就此事起圌诉您。他和我握了手,但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异能。一切如您所愿。
“他的一位器重的学生,在和我彻夜争吵后,承认她其实是在把我当作朋友。海德格尔前辈夸我德语说得好,没有一点法国口音,但他对我写的小说却没有什么兴趣,因此我也不觉得受了褒奖。这...

我喜欢的是空空空这样的,“像反派一样无情无义”的主人公。同样是杀人不眨眼,没有犹豫也没有内心拷问,但仍能达到整体上的好结局。这体现的,不仅是人物的力量,也是作者的力量。

山见鹿:

喜欢《文豪野犬》里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原因是,他就是个坦坦荡荡毫不做作出场bgm都得变调的反派,黑中黑,没什么非得洗白白的地方。观众不用看他在杀人放火前犹豫纠结百转千回,他也不会有什么良心不安忏悔流泪,他拍拍手吹着口哨就走了,打心眼里觉得他做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
甚至我不希望他在作品里最后爆出来什么悲惨童年史,最后把反派洗个溜儿白。既然是“魔人”,恶魔就是恶魔,非得戴个光圈当天使反而没意思了。我觉得这样挺酷的...

【2017.10.22中也忌】四行诗

现在你只要回到那安静的房间里去就好。
把都市的每夜的焕发的灯火留在身后,
现在你只要,沿着郊外的路走下去,
然后悠然地,倾听心的喃喃细语就好。

おまえはもう静かな部屋に帰るがよい。
煥発(かんぱつ)する都会の夜々の燈火(ともしび)を後(あと)に、
おまえはもう、郊外の道を辿(たど)るがよい。
そして心の呟(つぶや)きを、ゆっくりと聴くがよい。

生日快乐。@白玉为何物 虽然不知道你的近况,但还是祝你一切顺利。

铝硅磷从暑假到现在做过的事情:

读了几本书,然后自己捏了两个原创人物,喜欢得不行不行的,为这俩人写了很多个长篇的开头,现在都删了。

平衡感三十题。

(平等的cp/cb相处方式。)

0,只要你恰好也在,就可以了。

1,轮流担任对方的闹钟。

2,“谢谢你做饭。”“谢谢你吃我做的饭。”

3,一起专注地工作/学习。

4,无话不谈。

5,第一个见证人。

6,用亲吻代替无意义的争吵。

7,共谋者。

8,这里没有真正的竞争。

9,幽默地假装生气。

10,台阶与脚步声与紧牵的手。

11,留给你。

12,选择与放弃。

13,自由和偶然。

14,你问了我一个我自己都不会问自己的问题。

15,两个人、一间舞厅。

16,展开世界地图计划行程。

17,谁走在前面不要紧。

18,连续不断的惊喜。

19,尚未解开的诅咒。

20...

“你为何如此悲伤?”劳拉问我说,“世人所能追求的一切,你不是都已经掌握在手中了吗?”
昨晚一整夜,我睡在她怀里。日子显得太长,我总期待着夜晚,期待着催人忘却的睡眠。我的头枕在她的胸上。我真想融进她体内,与她乳浊状的倦怠合为一体,可白昼的阳光已经从我的眼睑中滤过。 我听见城里,有生命萌动的声音。我醒了,我烦了。我不情愿地从床上下来。
“那我想问问,世上有什么是值得追求的吗?”

——德波伏娃《人皆有一死》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名言录会被屏蔽,不过《芸術論覚え書》和部分中也的短歌我还会再翻译一遍的,总体来看损失不大。

「对朋友说谎。
嘲笑陌生人。
向大人物挑衅。
对小人物轻慢。
指责男人的脑子运转不正常。
斥责女人的心态平衡有问题。
面对老师,班门弄斧地逞强,名曰渴望认同,其实仅仅是虚荣。
面对医生,无病呻吟地自夸,说是交心信任,然而不过是戏言。
爆炸发生时,自己不逃跑,也不帮人逃跑。
和恋人并肩同行时,突然回过头去,止步不前。
尽管如此,我却也没能变成盐柱。」

在一天之内完成的“三十天推书挑战”。

其一,看过的第一本小说。

纳尼亚传奇算小说吗……反正一年级的时候我读了其中一本,叫做《银椅(The Silver Chair)》的,情节已经不记得了,但里面似乎出现了擅长操纵人心的绿衣夫人,还有一个只有铠甲、没有身体的中空骑士。

其二,最近在看的小说。

《人皆有一死(Tous les hommes sont mortels)》,又译“人都是要死的”。这本小说探讨一个问题:阻碍一个人向着目标前进的,是他自己的有限的生命,还是他周围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未来数代人对他的看法?足够认真地读下来的话,就会承认海狸小姐是个“哲学家”而不仅仅是某个哲学家的恋人;如果只是随手翻翻,也会觉得她是个“...

“让我来猜猜吧。您打算伸出手来,掏出武器,或者进一步用异能威胁我。您打算设计骗局,让我的朋友们收不到我的信息,让他们以为我背叛了。总之,您打算用暴力强迫我和我的朋友。我还不太清楚您的目的,不过事到如今,您的目的是什么、甚至您有没有真正的目的,这种问题我想都不愿去想。太无聊了。我是不相信露骨的暴力的。事实上,我很讨厌使用暴力的人,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着多么愚蠢而无效的事情。所以,我来给您一点建议:
不要强迫。
要诱惑。”

到最后,可以称得上是“故事内核”的东西,其实只有那么多。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友情、努力和胜利的物语,绝不会在我身上展开。

1 /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