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英剧《贴身保镖》中的一个配角
台词都不长但句句狠话
他抓住登场的机会
和他的同事策划了一场闹戏
目标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他的前任
但他没有主角光环,他的恶作剧没成功
因为
没等他们实施恶作剧
他的前任就被炸伤了
抢救无效而死

转发这个Roger Penhaligon
说不定可以让你的前任原地爆炸。

红肚脐.2

RedNavel

BBC1连续剧《贴身保镖》的if世界线同人。本章BGM

-=-=-=-=正文=-=-=-=-

你能认出我来吗?

当然可以,茱莉娅。在我看来,你既不是这个国家的内圌政大臣,也不是高楼枪击案和礼堂爆炸案的受害者。你的履历表虽然写得清清楚楚,可它不是写给你自己看的。你浑身的伤口也不会掩饰你的真面目。我眼中的你只是茱莉娅.蒙太古,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类。

说得很好听,可我看不清你的脸。报上名来。

你觉得我是谁呢?我可以是塔希尔.马哈茂德、金百丽.诺斯、罗伯.麦克唐纳、麦克.特拉维斯、罗杰.潘海利根、安妮.桑普森、斯蒂芬.杭特-杜恩,还可以是许多其他的人。怎么样?你希望我是见面...

红肚脐.1

RedNavel

BBC1连续剧《贴身保镖》的if世界线同人。

-=-=-=-=正文=-=-=-=-

“死人会说话吗?”“不会。”

“她死了吗?”“她刚才和我说她且没死呢。”

“放心,大多数活人说话,也没人愿意听。该做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做了。”白发白须、穿着朴素、身材敦实的中年男人——反恐阁外相迈克.特拉维斯说道。

“现在只要再找个人来收拾烂摊子就行了。”灰发无须、西装革履、身材修长的中年男人——党鞭长罗杰.潘海利根说道。

两人站在手术室外的走廊拐角处。一名护士推着轮椅从他们背后穿过,轮椅上坐着个满脸挂彩的少年。绝大多数在爆炸中受伤的人,都还挣扎在生死线上。手术室的门依旧紧闭着,...

红肚脐

RedNavel

BBC1连续剧《贴身保镖》的if世界线同人。

-=-=-=-=正文=-=-=-=-

救护车的鸣笛声在撕扯着伦敦的夜幕。

“今日午后三时三分十三秒,圣马修学院礼堂内发生爆炸。当地医院于午后三时三十分告诉BBC说,确认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3人,并有多人重伤。据幸存者称,爆炸点……”

“伦敦警圌察厅反恐指挥官安妮.桑普森已经将此次爆炸定性为恐怖袭击。有关炸弹的化学成分……”

“受伤者中有内圌政大臣茱莉亚.蒙太古。爆炸发生时,蒙太古议员身处礼堂内,就她即将出台的RIPA 18作宣传演讲。蒙太古女士同时也是两星期前松顿圆环广场枪击案的目标。她的状况尚未被确认……”

茱莉亚坐...

奥尔加.K离开的那一夜,西蒙娜.德.波伏瓦决定,要从自己的藏书中,挑出所有结局是皆大欢喜的小说送给她。奥尔加说,这里的书我都和您一起读过,我保证您一本都找不出来。作家女士没有回答,兀自开始从三大组书架上翻找起来,直至其中一组被搬得空空荡荡。地上很快堆满了克尔凯郭尔、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房间静得像坟地,每一本书都是个墓碑。奥尔加找了个角落,抱膝坐着,半睡半醒。她轻飘飘地说,您现在的勤快样,简直像个筑坝的海狸。可西蒙娜觉得,自己不是海狸,而是在活字的洪水中漂流的人,随时都可能溺死。她被书挡住行走的通道,被书绊倒,还差点把空书架打翻。最后还是奥尔加猛地站起来,踩着康德尼采叔本华,窜到西蒙娜身边,...

因为某人的吻。

自幼学习油画的加拉泰亚,在成年礼过后的夜里,发现自己拥有通灵的能力。在那之后,她画的每一张画里都有怪异的痕迹:静物画里本该只有小小的陶土花瓶和即将枯萎的野蔷薇,可画面的边缘,却多出了精灵的一只尖耳朵。风景画里本该只有河边洗衣服的妇女,可画面的深处,四季的风神——Eurus、Zephyrus、Auster和Aquilo——抓着彼此的衣袖,围成一圈,笑着闹着,互相追逐,永无止境。终生未嫁的女人的肖像中,她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那是她已故的情人为她戴上的,尽管她早已看不见他、看不见两人的信物,也几乎感觉不到那颗血一样的红宝石的重量。加拉泰亚成了他们的见证人。她名噪一时,活人和死人都请她为他们画像。可...

报个平安。

近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不仅有学上了,而且还赚了点钱。为了学习写作,每天我都在用tvtrope网站检索各种叙事工具,并且极尽所能地,尝试给那个人叙述那个故事。
写长篇真的很难,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卡住,回头看大纲,然后把大纲整改三遍,把现有情节点反复排列组合,最后决定还是从头再写一次。
但是这也非常有趣。我只需要不断地问自己:理想主义者的语调和讽刺的语调,哪个会更合适?多少人物最适合展现这个主题?怎样的人物动机能引起共鸣?这个动机足够明确吗?什么样的人有可能阻碍这个的动机?这个故事有必要发生在某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吗,还是说它完全可以发生在我所处的时代和坐标?读者如何参与创作?
在回答的过程...

【歌词翻译】化身博士/ジキル【ジグ】

夜の街の裏側 世界を食べ切れば
【如果在夜间 街道正中 吞下整个世界】
美しいねって嘘でも言えるよ
【我就会虚伪地赞叹它的美丽】
つまらない他人の目に さあ ほらね
【对着无趣的旁人的目光 你看 就是这样】

君の反対方向 愛を見る
【与你正相反的方向 我望见了爱】
不安症 想像 愛を見ている
【焦虑症 想象 凝望着爱】
その奥では悪魔が笑う
【视线深处是恶魔的微笑】

君の反対方向 愛を見る
【在与你正相反的方向 我望见了爱】
主観 客観も全部このまま
【主观 客观 全部如此这般】
その手と手で捨てて 絞めてしまえよ
【用那双手舍弃掉 然后勒住脖子】

正しさとかいらない 答えを間違えたい
【我不需要做到完全正确 我想给出错误答案】
写...

那个夏天趋于饱和。/あの夏が飽和する。

“精一杯生きている。”——竭尽全力地活着。


词曲/カンザキイオリ


⎡昨日人を殺したんだ⎦

[“昨天我杀了人”]

君はそう言っていた。

[你如此说道。]

梅雨時ずぶ濡れのまんま、部屋の前で泣いていた。

[你被梅雨打得浑身湿透,哭倒在房门口]


夏が始まったばかりというのに、

[夏天才刚刚开始,]

君はひどく震えていた。

[你却剧烈地颤抖着。]


そんな話で始まる、あの夏の日の記憶だ。

[这是由你一句话展开的,那个夏日的记忆。]


⎡殺したのは隣の席の、いつも虐めてくるアイツ。

[“我杀死了一直在欺负我的同桌。]

もう嫌になって、肩を突き飛ばして、...

Happy Sugar Life op 歌词翻译

ワンルームシュガーライフ
【一室糖生】
ナユタン星人 ft. ナナヲアカリ
翻译/铝硅磷

感情がキラキラ 今はキラキラ
【感情在闪闪发光 现在正闪闪发光】
あなただけがすべてさ
【你就是我的一切】
この甘い世界 嘘になるような
【这甜蜜的世界 仿佛要化作谎言】
それ以外のことなんて 消してしまおう
【除此之外的事 都给我消失不见】

スキのピントがズレていって
【恋情的焦点摆错了位置】
外の世界とは ディス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
【无法与外面的世界交流】
アイを隠した胸の奥は
【埋藏着爱的内心深处】
誰にも覗かせない
【不允许任何人的窥探】

愛したんだ。 どうしたんだ?...

谢谢你。更多的我说不出来。我只想谢谢你。

你应该已经注意到,这个号的更新不如过去那么频繁了。

我也注意到了。这是因为,我在思考,关于Lofter是否真正适合我的问题。我作为一个呆在英国却用中文写小说的人,是很难在身边的同学里——不论是中国同学还是英国同学——找到可以共同进步的朋友的。因此,我无比喜欢我在Lof上交到的朋友,同时,我怀疑这只是出于依赖。

有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不喜欢被催更。当曾经敲碗催过我的人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发现自己立刻变成了暴躁老哥。毕竟全lof包括我自己在内,吃这对cp的人能用一只手数出来。不知道某些人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我不是理所应当地在这个平台上写这些小说(运营bot也同理)。你的期待我都看到了,我也由衷地期...

1 / 34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