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擅长社交。只能写文搞翻译给你看。

一个书评

物语系列off season,第三本,《抚物语》,讲千石抚子的故事。是不折不扣的轻小说。抚子在这里不再是一个可能引起读者诟病的无聊旁白或万年小三,而是被重新定义,成为了一个“想要成为漫画家的新人”。光是这点,就能让人联想起《少女不十分》的男主角,联想起一个“绕弯路的起步者”的故事。我觉得西尾在这里,不仅让《囮物语》《恋物语》里心头堵得慌的抚子厨们扬眉吐气,而且也是隔了八本书的时间,花了明显更多的工夫,塑造了一个并不典型、并不那么“西尾”的抚子。妒火中烧的女性角色,西尾从巫女子到花屋潇,已经写了不止一次,甚至很容易辨识出,主角身边的女生中,谁会黑化。在《伪物语》小说出来的时候,部分前瞻性很强的读...

求知欲就是一切呀——

天空阴沉下去,教室里刺眼的白炽灯自动亮起的时候,她对我说,Kyouka你,有没有想知道的事情?我说有的。

她说,那就好。因为,我告诉你,求知欲就是一切。

她是加拿大人,在爱德华王子岛出生长大。她叫我的名字时,总带着口音,加上她常常皱着眉,所以听上去不像在叫我,倒像在清嗓子。我把刚从楼下售货机里买来的罐装麦茶给她,结果被她用胳膊肘顶了回来。易拉罐不是不倒翁,倏嗒一下,就滚落到木地板上了。她还真挑口味啊。于是我说,你不是每顿午餐,都会从沙拉自助区拿砂糖吗?应该攒下了很多才对吧。加进去不就行了吗。

她用空渺的眼光看着我。她合上精装本的《格林童话与中世纪道德观》,别过脸去...

一些问题。

0,把原作中偏直男/直女的人物,掰弯了写文——虽然不是不可以,但是否有必要假设“这个人本来就是双/泛性恋”?
1,同人文里出现“歧视同性恋的人”的频率高吗?为什么是这样?
2,虽然娘化受方的文看上去很别扭,但这是否说明,所谓的“性别气质”,根本就是学来的,是可以改变的?是否应该接受那些“没有男人味”的男角色,和“不像个女人”的女角色?
3,应该为了逃避现实而写作吗?
4,作者的价值观,对于一个故事,有多重要?人物的价值观呢?
5,“爱看看不看滚”这个态度,真的能平息读者对作者的反感吗?这个态度是否缺了点什么?
6,当你不喜欢看一篇文的时候,是该选择“讨厌这篇文”还是“讨厌这类文”还是“讨厌这个作者”?当你...

诸君,我喜欢无cp。我喜欢每个人无差别地对每个人友好的,平凡的世界。我喜欢孤独的人的成长,我喜欢若即若离的陪伴,我喜欢那种不会变成爱情的好感。我喜欢各有伴侣的人们的友谊。我喜欢点到为止的得体的交谈。我喜欢无欲无求者那无言也无谓的微笑。

我最喜欢的状态是,不抱期待,不问前程,不被感动,不停地创造小规模的奇迹。

“就算不理解也没关系,我的爱意也好,杀意也罢。这就是我的个性。”

《症年症女》——变格科幻故事。漫画全16话,讲述个性过了头的十一岁少女,和讨厌无个性过了头的十一岁少年的,甜美的末路。继戏言系列的十本“男主名字不明”的小说之后,西尾又达成了结局之前“主cp名字不明”的成就,顺带省了晓月画路人们的脸,真是利己利他、可喜可贺。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

某乎上“如何评价西尾维新”的问题下,有一个回答提到:西尾擅长塑造口是心非的女主,和爱无能的男主。其实这种概括,还不够完整,正确的概括应该是:西尾擅长塑造目的明确,却不愿透露目的的聪明的女主,和经常改主意,却也能轻易影响女主的阴沉的男主。很多故事,可以看作是女主为实现目的,把蒙在鼓里的男主牵扯进去,而又被男主影响和改...

海与Dasein

无论多么想要画下句号,还是迎来了:0619,某人生贺。

然而,这是辆太中车。

------正文------

我的恋人生来多愁善感,丢了工作仍不觉得快活。黄昏,海边的阳光抚摸他的头,他仍嫌热;浪花碰到他的脚尖,他又喊凉。

于是我双手按住他的后脑,去理他那理不尽的、乌鸦般的黑发;我踮起脚来,足尖踏在他的脚背上,然后闭上眼睛。

眼睑是透着光的红色。

一吻之后,他说,你看这沙滩点点地泛着光,怕不是埋着黄金。我本来也想捡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哪怕没有用,至少也能放在你的桌边。可是中也,且不提我们能找到怎样的宝石:你知道现在我脚下踩着的,是什么吗?

我失去了平衡,和他一起倒下去,才看见他刚才站...

“想当英雄就去当吧,没有人会来找你的麻烦。你会找别人的麻烦。”

《悲鸣传》——别看它厚如字典,还没有插图:这可能是西尾的作品中,废话最少的一本小说。鉴于“传说系列”这个称呼,在第二卷《悲痛传》出来之后,才开始使用,我们可以把《悲鸣传》看作独立的作品。说起来,《斩首循环》和《化物语》这两作,同样是“没有计划写系列时,写出的系列开山作”。这些作品的共同点是,虽然挖了足够多的坑(《悲鸣》中提到绝对和平联盟、《斩首》中阿伊和ER3的关系、《化》中反复提及的春假和黄金周),但在读完这一卷之前,暂时无视这些坑,也无伤大雅。

而且,它们无一例外地,是用尽可能少的剧情、尽可能短的时间跨度、尽可能简单的描写,塑造出了有魅力、有代入感、引人争议、惹人心疼的主角。如果说阿伊是...

从新闻上来看,太宰月收入有二十万日元。而他每天要拿两千元去喝劣质烧酒,租住在五十元的家里,屋顶漏雨也不修理。


 新聞によると、太宰の月収二十万円、毎日カストリ二千円飲み、五十円の借家にすんで、雨漏りを直さず。

——《太宰治情死考》

尝试翻译ali pro十多年前的歌词应该不会有人看吧。

——地狱的季节——

(Avenger最终话ed)(neta基本都来自兰波的《地狱的一季》)


啊,祈祷的一季

已经开启


旺盛燃烧的火焰熄灭之后

从最后的根系中 呱呱坠地 在黄昏里 长大的儿女哟


纯粹的黑暗 真实的夜幕 就在那最深处

潜伏的月光是兽迹 本能的声音在高呼


拿好手枪

走向狩猎场

我将启蒙你去追猎梦想

月桂花的啃咬深入手指

尚未谋面的母亲把摇篮曲歌唱

血与蜜彼此吸引 在身体之中循环流淌


来吧 更加强烈地畅饮啜抽

在此涌出的享乐的美酒


拥抱死亡的畏惧仍比不...

西尾维新《传说系列》超简洁剧情概括。

第一卷:【主角】被【年上女剑士】带去对战大boss【地球】,后来主角的【学姐】和【年上女剑士】争抢【主角】,形成修罗场;【学姐】杀死【女剑士】,然后又被【主角】杀死。

————时隔四个月————

第二卷:【主角】脱了一位死去的魔法少女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然后在另一位死去的魔法少女的胖次内,找到了一本秘籍,并被出场太晚的【复仇鬼魔法少女】看到,当作变态追杀。

第三卷:【主角】和新结识的队友【年上魔法少女】失散,却捡到了一个宛如作者小号的【幼儿魔女】,并绑来了另一个【神队友魔法少女】,开了很多次挂。

第四卷:【主角】收到委托,要平息【十个魔法少女】之间的矛盾,结果作为第三方,被两面夹击。...

我流双黑(太中)后五十问。

不打算写前五十问。
------正文------

51,是攻还是受。
“其实没有特别决定,毕竟中也他十岁的时候就和我亲亲了,那个时候怎么可能想到这么多。”
“不过大多数时候,那家伙是攻而我是受啦。”

52,为什么这么决定。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黑手党无法杀死太宰,从而大家恐怕都认为他比我强吧。然后就认为强的那一方适合当攻。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你们这些家伙,还要再看清楚一点啊。”
“非要说原因的话,就是中也更擅长忍耐疼痛。各种意义上。”
“你看我用'污浊'的时候,就只有这种想法吗?”
“……”
“没什么,不过这还真是你的风格。”

53,是否满足于现状。
“谈不上满足啦。要是已经满足了的话,我早就抛下这小矮个黑手党,自...

1 / 22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