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某段时间杏仁老师写了很多“不是百合”的百合故事,看得我心神荡漾。冒着被公开处刑的风险谈恋爱真的是轰轰烈烈了。更有趣的是这个“她”爱了不止一个女人,于是成为了【女性】【同性恋者】【非专一者】的三重【他者】。
提一些建议的话,希望能写得更有戏剧性一些,比如第一人称去找老板娘,在老板的监视下含沙射影地聊起“她”的事情,最后老板娘走到幕后割腕自杀之类的……
此处bgm:
https://m.bilibili.com/video/av2315359.html

杏仁。:

梅雨季节降临之际我造访了她的葬礼。虽说是葬礼,我却连她的遗容都没有见到,只有墙上张贴着几笔勾勒出她容貌的黑白色死刑公告和经过时会停留下来稍作议论的人群。名字出现在这条小商业街最宽敞的一面墙上,人们纷纷杂杂地称呼她为恶魔,乌鸦为她的死去而悲怆,对她来说这大概也是足够有仪式感、可以称之为葬礼了。

后来我才听说她的死相有多么的悲惨。她勾引了甜酒铺老板娘,在她们接吻的时候甜酒铺的老板和他开肉店的兄弟推门而入。那个男人拿出他每逢新年时打羊肉的功夫将她捆起来,抡起木棍打死了——听到这里时我的大脑深处浮现了散发着腥膻气味的新鲜冷冻涮羊肉卷的模样——她现在是否也和羊肉卷一样单薄又冰冷呢?但她终究是如愿以偿地作为恶魔的象征而死去了,那可怜的甜酒铺老板娘哭诉着她们之间是多么真实多么美丽的爱情,一如之前的那些被她拽下泥潭的女子,仿佛被她下了来自地狱的无法挣脱的诅咒一般;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她没能在南广场的绞刑架上被吊死,我想她应该会更加乐意在众人面前死去,直到生命消逝的最后一秒都不会稍微弯下些她的纤细的腰肢。

后来我又想,这一切大概都只是我自己的妄自猜测罢了。人们说她自私又利己,做着些为人不齿的勾当。那些女子有多少是她真心喜欢的?我不敢说。可能是1,可能是0,也有可能是全部。但她至少遵从了本能,她去拥抱亲吻了她所渴望着的“女性”。她对自己的忠诚让我佩服到几欲流泪,我是何等的羡慕她啊,从一开始就一直是如此。如果换做是我,我会愿意耀武扬威地死在南广场的绞刑架上,让全世界唾弃,让乌鸦为我悲鸣,然后啄出我的眼球。这一定会是一个美妙的体验吧。

但我当然是不能这样做的。那样证明自己的勇气我是没有的。我只能在黑夜里辗转回忆着我和她在壁炉前的那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她离开我的时候目光幽深却笔直,她是我见过最坦荡的恶魔了吧。人们讨论着她,口耳相传着她肮脏又低劣的故事,她的模样终于被世界所记住了。

评论 ( 1 )
热度 ( 122 )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