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周知。

我感谢每一个在lof上给予了我支持的人。
虽然我不擅长表达善意,但也希望能做些什么来回馈这份支持。
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断断续续地写文、翻译到现在。
我写的东西不成体统。我的翻译仍显得很蹩脚。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愿意给我建议、给我鼓励。这已经是超出我预期的幸事了。

五月十一日开始,我会去考试,考到六月二十八日。
算下来,这次我刚好要忙七七四十九天。
这期间,我的本号不会更新。不会。
因为是非常重要的考试。

但是@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还是会继续运营。
当然,都会是自动发布。
这个bot刚开始运营时,有至少两个星期,都是在自动发布的。我算好国内的时间,想着“到那时大家应该都闲下来了吧”,然后把内容整理好,期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所以接下来也一定没问题的。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希望萨特bot可以成为不错的陪伴者。

然后,说一些关于写文的事情。
可能会让人失望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先接受我的道歉。
《救世主与自由落体》以及《描眉画眼》,不会更新了。
请把它们视为一个无才能的文手的徒劳挣扎。
《終生の伴侶さえいればいい。》是我唯一想要填完的坑。
大纲还在文档里,后面的章节已经有眉目了。
但我不知道要写多久。
我有拖延症。此外我的学业和文学无关,该怎么安排时间是个问题。

如果能有终生伴侣就好了——这个标题,是neta自某个动画化了的轻小说系列。
没错,我已经决定了。
我想成为轻小说作者。
短时间内,我是写不出纯文学的。哪怕有朋友说我写得很细腻,但我所能表达的,始终不会超过一个网络时代的迷茫的高中生(不过也快要变成大学生了)的感知局限。
哪怕意识到了局限的存在,也很难突破它。
这是我的烦恼所在。
哪怕意识到自己无法爱别人,也很难改变。
这是我动笔的机缘。
这也是“爱无能”这个设定的灵感源。

我想写的从来不是人物,而是自己的想法。
波伏瓦小姐和萨特先生,都已是过去的人。
他们的战斗和文字生活,被我当作了容器。
我想要尽量地尊重他们,同时把自身沉淀。

他们会笑话我吗。

评论 ( 25 )
热度 ( 91 )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