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眉画眼(3.1)

存在组(波伏娃x萨特)。

应 @杏仁。 和 @白玉为何物 的需求,写一个Beta小说家 x Omega编剧的故事。

明天有机会的话把3.2也发出来?

(1)。http://alsip.lofter.com/post/1e4cd8b1_123d5d19

(2)。http://alsip.lofter.com/post/1e4cd8b1_1254ab5f

BGM:Redire


前情提要。

我在去见海狸小姐的路上,被不知趣的Alpha女郎、不讲理的堵车,以及一场不及时的大雨拖累了。


为了躲雨,我把Alpha女郎送给我的书扣在头上,狼狈逃窜了三条街。

终于,由于我穿着大一号的皮鞋,雨水便填满了脚和鞋之间的空隙。

每走一步都感到双足沉重至极时,我只好随便找了个屋檐躲了进去,没想到这里是消化屋。

消化屋——公用的动情期处理场所。如果Omega在工作过程中,意外地进入了动情期,周围人有义务将其送至最近的消化屋,并联系其家人和伴侣。

在客厅大小的外间里,有休息用的长凳、悬挂外套和雨伞用的衣架、衣钩,还有数台公用电话。

隔音门内的小隔间里,则有投币式抑制药贩售机、一次性的成圌人圌用圌品、过后清洗用的热水喷头,以及纸巾和烘干机。

我虽然不在动情期,但仍姑且算是处在紧急情况下的Omega,所以就借用了消化屋的外间。

没想到,还没等我坐下,就又有一个人推门进来了。

来人身材娇小,只比我高一英寸左右。她收起手中的透明伞——对一个人来说,这伞有些太大了。她背对着我,把伞挂起来,又理了理额前的黑发,把发丝平顺地中分,别在耳后。她梳着一个三股辫盘成的发髻。黑色的正装短上衣下,是缀着荷叶边的、丁香色的连衣裙,以及线条细长的白色过膝袜。袜口与裙摆相接,一条长弧线,两条短直线,中间的空隙引人遐想。她一只手扶着窗台,优雅地弯下腰去,曲膝抬脚。把高跟鞋的缎带从脚踝处解开,脱下鞋,又从裙子的口袋里取出手帕,擦拭鞋上沾的水。她浑身上下只有鞋是湿的,这真令我羡慕。

若是在今早同她分别的时候,我有照她的建议带伞的话,就不至于这样了吧。该怎么向她开口呢。我刚才用她的读者送给我的她的书挡了雨,现在这本书就在我手里,纸被浸得透明,一页页的字叠在一起,根本没法读了。这可是她的出道作啊——它和我的第一出获准公演的独幕剧,是在同一个夜里,在同一个房间里完成的。


我向消化屋的深处走去,坐到靠墙的长凳上。而她像是被一根细线牵着一般,也来到凳旁,坐在离我半米远的位置上。浸湿的书放在两人中间。雨声和鸣笛声从屋外传来,仿佛来自极为遥远的地方。

换做是别人的话,此时一定会笑话我吧。不过,她是不会的。但也正因她从来不笑话我,我才必须斟酌每一个说给她的字句。

总之,趁她问我问题之前,先问她问题吧。再不开口的话,我的心跳声就要充斥在自己的耳内了。

不争气的我啊。

“(海狸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消化屋是公共场所,谁都可以来的吧。而且,这里的十二个隔间的门都是敞开的,说明这座消化屋里没有人。追着我的那家伙,应该是人越少的地方,就越难跟来的。”

她一边说,一边向我伸出手来,用她短上衣的袖子,擦拭着我头上、脸上的雨水。

“(‘可以’不等于‘应该’。您就不该从学校里出来——您现在的状况很危险。)”

“我是来给您送伞的。”

“(没必要。我淋点雨不算什么的。您别看我现在浑身湿透,我正往里吸水呢。我没有骨气,我是海绵做的。吸了水之后,我说不定还能长高一点。)”

“不是雨水洒在您身上,而是您在吸水?”

“(以雨水为参照系,就是我在吸水。)”

“那么我也换个说法吧。伞是来给您送我的。”

这是什么文字游戏啊。

职业病也给我收敛一点啊。

算了,要说职业病的话我也一样。将计就计吧。

“(太谢谢这把伞了。可以让伞把您送得再近一点吗?)”

她笑了,她的身体向我这边倾斜过来。

她闭上蓝色的眼睛。即使闭上眼,那两行睫毛,两条弧线,仍盛着不尽的神采,仿佛有群青的电火花正藏在眼睑内侧。她吸气,微微颔首,双手握住我的肩——

她的唇落在我的嘴角。而我睁着眼睛,看向消化屋的窗台。她那把透明的伞正挂在窗下,在灰白的天光里轻轻摇晃着,水珠细密而轻柔地附着在伞面上。

雨似乎要停了,外面传来孩子们的声音。

“(海狸老师,从周六起已经加班三天了呢。)”

“因为要躲着那家伙。”

“(最近您都不怎么涂口红了。)”

“因为不想弄脏您的嘴,”她又吻了我,“您去隔间里洗个热水澡吧。毕竟这里也可以当作应急的澡堂使用呢。衣服的话,有烘干机就没问题了吧?”

“(那么,您在这里等我。等我洗好了,把衣服也烘干,我就陪您回学校去。)”

“嗯。有您在的话,那家伙是绝对不敢对我出手的。毕竟,不论怎么看,那家伙要么是个动物,要么是个机器。反正不是人类。光是您和我的关系,应该就足以让它烦恼了吧。”

“(您太乐观了。我们不能一直呆在李萨如中学的,迟早要找人帮忙。嘛,不过我倒不讨厌啊,您这乐观秉性。)”

我打开隔间的门,走进去,把门从内侧闩上。我想,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洗的最后一个热水澡也说不定。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8 )
  1. AlSiP/铝硅磷AlSiP/铝硅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GaIn/铝镓铟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