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眉画眼(2)

存在组(波伏娃x萨特)。
@杏仁。 和@白玉为何物 的要求,写一个 Beta小说家 x Omega编剧 的故事。
(1)。http://alsip.lofter.com/post/1e4cd8b1_123d5d19

BGM:modal


我要到李萨如中学——Lycée de Lissajous——去一趟。
李萨如中学是巴黎市立的Alpha学校。该校声誉卓著,校友遍布政界、学界和商界。
平日的清晨,Alpha少年们和Alpha少女们,穿着小皮鞋步入它的校门,天真又神气,就像是跨马扬鞭通过凯旋门一样。
今天虽然是星期一,但正逢一个学期过半,学生们照例要放假。
于是学校里就只剩下教哲学课的海狸老师,和其他几个加班的教职员。而我现在赶着要去见的,正是这位兢兢业业的海狸老师——这是最近我接她下班时,和她开玩笑的叫法。学生们还是会用她的姓氏来称呼她吧。
没错,即使身为知名小说家,海狸小姐的主要收入仍然来自于哲学课的授业。
Beta的出身,通常都不是大富大贵。即使她是个年仅二十有二,就写出了畅销小说的天才,在一无靠山,二无嫁妆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只靠爬格子维持生计的。
Beta尚且如此,Omega就更不用说了。类似的生活我也已经过了一年多。
我白天教书,夜里备课和写作,周末又要和导演及演员们合作,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直到上个月,我被迫辞去了教职,原因是我的同事发现我和他的妻子——水蜜桃般丰满的Omega——睡在一起。
他对我下了逐客令,但他也保持了教师的权威。在女学生们理顺耳边的鬓发,好奇地凑上来,企图旁听他和我的对话时,他报以严厉的目光和不容追问的沉默。
仔细想来,我还是应该感谢这位同事的,至少他没有向学生们透露——
“年轻的诸君啊,自由落体先生,也就是历史组组长,今天就要向我们告别了。不过不用担心,今后会由我来担任他的职务的。我们留不住自由落体先生,但我们会永远地铭记他,这个身为Omega,却生活放荡的家伙。这个对ABO女性都下过手的人中渣滓。”
——直到最后,他也没能说出这样伤人的实话。他向我保证,只要我离开他和他妻子的生活圈,老死不相往来,他就一定不会把这事说出去。该怎么说呢,真是个温柔的男人。和我完全不一样呢。
在那之后,我就成了自由编剧,工资少了一半,不过也正因之前这场风波,我的写作效率倒是提高了一倍。
败绩、丑事,以及隐秘的、墨色的烦恼,都可以成为一部好剧本的催化剂。

言归正传。此刻的巴黎上空,阴云密布,空气里带着湿气。餐馆和点心铺和酒吧,门面上方的彩条纹的篷子,被吹胀起来,又瘪落下去,颜色也灰了一度。
我从剧院出来,拦下一辆出租车,对司机女士说:“(去李萨如中学,越快越好。)”
“快不了的,先生,您没看见现在是大堵车吗?”她从摇下来的车窗里伸出拿烟的手,把烟蒂随手扔在柏油马路上。烟蒂立刻就被洇灭了。
“(好,那我还是走着去吧,再见。)”
“别别别,您快上车!”
眼见一单生意要泡汤,司机女士急了,趁我要下车之际,揪住了我西装外套的袖口。我穿的西装是大一号的,挂在身上显得非常虚软,所以我干脆把它脱下来,扔在车里,脱身跨到车外。
让女性心情不好,这不是我该做的事情。除了把灰色斜纹布的西装外套送给她,我还能怎么办呢?
我立刻想了个妥当的办法。我对她说:“(今天确实堵车堵得厉害。要不这样吧,您陪我走到李萨如中学,然后我付您钱。只不过这样的话,您还得自己走回来。)”
“不错,不错,”她说,“依我看,我陪您走过去,再自己走回来,要花上一小时二十分钟,”她又指了指车里的定位仪,“路况信息说,前方的事故要处理清楚至少要花两小时。也就是说等我回来,我的车应该还在这里。”
这路上,连骑自行车的人,都已纷纷改成在路边推车步行。看来的确是哪里出了事故。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陪我走一程吧,女士。要搂着我的胳膊也可以哦。来吧——)”
“拜托,您这么做,和买圌春有什么区别?红灯区离这里不远,请自己走着去吧。”
她像扔飞盘一样,把西装外套丢进我怀里。车门在我面前猛地关上了。随即,传来了女司机愤怒的鸣笛声。当然,这路已经堵得水泄不通,就像是业已完成的四轮拼图。任凭鸣笛声就算再怎么尖锐,也只是混在无数嗡嗡地低声抱怨的引擎声里,毫无实际效用。
什么啊,她更生气了吗?难道是因为她看出我是个Omega了吗?
(人的性别和性质真是有趣啊,)我抱着刚才那位Alpha女郎塞给我的书,伫立在路边的悬铃木下,眺望着凝固了的车流想道,(我的性质是Omega,所以Alpha会往我身上扑;但我又是个男人,所以我邀请初次见面的女性陪我步行,就会被认为是在占她的便宜。)
我翻开那本精装书,发现它是海狸小姐的出道作的再版。
海狸小姐的性质是Beta,所以她就算闻到我这栗树味的信息素,也不会脸红心跳,顶多也就想去吃蒙布朗;但她又是一名乌发蓝眼的年轻女性,所以她一出名,就免不了小报记者们八卦。
两年前,这本书刚出来的时候,有多少人读过它?有多少人知道,海狸小姐凭它获得了新人奖呢?现在倒好,巴黎一城二十区,南至天文台,北到蒙马特,人人都听说过她,可他们津津乐道的,却是“她什么时候和自由落体先生结婚”。
这么看来,就算Alpha女郎为了得到海狸小姐的签名,不惜对我投怀送抱,那也只是以崇拜为名的骚扰罢了。
而Alpha女郎又走得这么匆忙,也没留下姓名和住址,所以就算我现在去把这书拿给海狸小姐,让她胡乱签个名,也肯定不能再拿给女读者了。
顺带一提,海狸小姐的字写得很乱,这是因为常年使用打字机的缘故。
也就是说,我从陌生人的手里免费得到了一本小说——虽然我其实才是这本小说的第一个读者啊。同样地,她也是我的每一出剧本的第一个读者。而且她读书过目不忘,有时还在我面前上演一人分饰多角——准确来说是分饰全部角色——的闹戏。不论写了什么,都要立刻拿给对方看。这是我和海狸小姐的约定。文字是我们生活的根底,只要分享了文字,也就分享了生命本身。

我这么想着,还没来得及披上西装外套的时候,后颈突然传来一阵凉意。凌厉又柔软的什么东西,接二连三地落在我身上。

我要去见海狸小姐。

有人在追踪她,也许我也被跟踪了。她正躲在放了假的李萨如中学的教学楼里。

但去往学校的路上是大堵车。

而现在又来了一场完全不及时的雨。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0 )
  1. AlSiP/铝硅磷AlSiP/铝硅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GaIn/铝镓铟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