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眉画眼(1)

存在组(波伏娃x萨特)。

应 @杏仁。 和 @白玉为何物 的要求,写个Beta小说家 x Omega编剧的故事。

========正文========

“(您需要我做什么吗,女士?)”

“不瞒您说,我听说您是……”

“(没错,我就是刚才这出话剧的脚本作者——笔名‘自由落体’的男人正是在下。)”

“哇,真的是您吗。我还听说您是……”

“(没错,我是个omega——多亏那群小报记者的努力,现在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又多亏这里人少,您刚才一定闻见了吧。如果不喜欢栗子树的气味,就请您离我远点吧。)”

“哇,果然是您啊。说起来,您和一位女流小说家,西蒙娜 . 德……”

“(没错,我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海狸小姐的朋友。但我不能告诉您海狸小姐现在的去处——她的状况很危险,有人在追踪她。您拿着她的新作,是想要她在书上签名吧?那您请把书给我,我拿去让她签名,再带回给您,怎么样?)”

“可以,可以。太谢谢您了。其实,除了书之外,我还有要给您的东西……”


上午九点半,昼场剧院刚刚散场。最近肯来看话剧的人少得可怜,以至于导演要亲自写信请我来,观看我自己写的话剧,权当撑场。显然,导演认为,凭我和海狸小姐的关系,我去哪里她一定和我一起去,而像她这样名噪整个巴黎的小说家,不论走到哪里,一定都能引来不少粉丝和记者,场面也便可以热闹起来。

可惜,导演的期待落空了。就这场来说,观众的人数比剧团的人数还少。原因有二:一来,这是昼场话剧,能来观看的只有家庭主妇,或是钱多到不用上班的有闲阶级,现在和我搭话的Alpha女郎就属于后者;二来,海狸小姐现在不能露面,而这之中的原因,只有她和我知道。


“(哎,女士您要做什么?不要,请别过来。)”

“不,无论如何,还请您让我……”

“(算了算了。好吧。您亲我吧——如果您不反感在公共场合亲嘴的话。不过,您亲我之前,可不可以先拥抱我一下?)”

我穿的西装三件套,以及西裤、白棉袜和系带皮鞋,都比我的身体要大一号。倒不是说我这个二十五岁的人还自以为有再长高的可能性,只不过身为男人总应该比较魁梧才对,所以我特地买了大一号的西服。这样做的缺点有三:一来,多出来的斜纹布显得皱巴巴,仿佛是衣服在穿我;二来,身上的气息容易飘出去,现在扑到我身上的Alpha女郎就深受此影响——

“啊,这个……您脖子后面的这是什么?眼睛……您背后长了眼睛吗?”

“(您看见了吧?这只眼睛,是海狸小姐给我画的哦。也算是她的一件作品呢。艺术都是相通的,所以小说家会画这种尺寸的人体彩绘也不奇怪。如果太逼真了的话,我替她向您道歉。不过,您现在要是敢碰我的脖子,敢碰我的腺体,那就和毁坏艺术品无异了。)”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这本书给您。失礼,我先告辞了……”

——三来,只要稍微拨开我的衬衫领子,就可以看见我的后颈上,那只布满血丝、充满悲伤的蓝色的眼睛。当然,这是海狸小姐画上去的,不是真正的眼睛。

不过,这只眼睛看上去逼真到了可怕的程度,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还记得两年前的那天夜里,我隔着她家的茶几,问她说,(您是认真的吗?您确定您爱我吗?您看我的眼睛——我天生斜眼,两只眼睛的视线都拢不到一起去。人们都说这是负心汉的眼睛。您看着我,不觉得难受吗?)

她听着我的抱怨,敲击打字机的动作却根本没停下来。她的眼里是百分之百的笑意,生机充沛。那一对蓝色,宛如电火花一般。她说,我有办法,不过请您等我写完这一章吧;还有三页零十一行,海伦娜就要死了,我现在想好好地写一写她。

等写完之后,她就亲手在我的后颈上——在那片覆盖着Omega腺体的皮肤上——画下了这样的一只眼睛。她用的是不溶于水的涂料。

过了一小时,我们一起泡过澡后,她环着我的脖子,轻巧地用毛巾拭干我的后背,然后说,您回头看。于是我看见镜子里,那只不属于我的眼睛,附着在我的后颈上。一滴水珠留在眼角。我背过手去,扭着肩膀,想把水珠擦干,这时才感到背上已经是干的了。海狸小姐又笑了,一边笑一边把我的双手捉过来,按在她的腰间。

她说,什么啊,看上去那么像真正的眼睛吗?

我说不出话来。我吓呆了,我根本不能相信这是她能画出来的东西。但是,背后的欣喜也只有我知道。我看清了现状:我得到了一个天才少女的爱情。

那时海狸小姐二十岁,刚刚通过国家大中学教学资格考试,而且还是史上最年少的通过者。她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那时我还没有见过她哭泣的样子,否则我就会承认,海狸小姐是把自己的巩膜、自己的瞳孔、自己的眼睑、自己的沾带着细小泪珠的睫毛,画在了我身上。

这是否减轻了我固有的丑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两年八个季节,我换过九个女朋友,却没有一人成功地标记过我。


顺道一提,现在并非是我的动情期。我是吃了抑制药,然后又在身上喷了香水,才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原因有……其实没什么原因,我总有选择香水的自由。而且香水和信息素的气味,还是有些许的区别的。我个人更喜欢香水。

Omega的抑制药,除了能降低体温、稀释血液中信息素的浓度外,还可以防止随动情而来的注意力涣散——换言之,抑制药和烟草、咖啡一样,是合法的兴奋剂。

既然是兴奋剂,我一般会选择拿它当糖吃,尤其是在和海狸小姐一起熬夜工作的时候。

倒不是说她会因此失去工作的兴致。据我所知,她是个天然的工作狂,即使不喝咖啡而只喝牛奶——有时看看她的胸部,我就不禁觉得她应该多喝点牛奶——照样能像匀速长跑一般,彻夜地写作,次日还能和编辑谈笑风生。

而是说,她的联想太过于敏捷了。她闻到我的气味就会说,啊,说到栗子树就是栗子,说到栗子就是栗子粉,说到栗子粉就是由栗子粉做的蒙布朗糕啦!

然后她就告辞了,出去买两个蒙布朗糕,吃完了再回来。她知道我不喜欢在写作时看到别人很享受地吃东西,所以就会躲着我。这就让我很不高兴了。真想一直和她一起工作啊。

不过,现在的我们,恐怕比起工作,还是要先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全。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5 )
  1. AlSiP/铝硅磷AlSiP/铝硅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GaIn/铝镓铟
    存个档。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