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落。喝彩声在我周围响起。邻座戴贝雷帽的女人,看着演员们鞠躬,笑得痴迷。而我无法鼓掌也无法露出微笑,因为我正是这出三幕话剧的作者。我呆坐在最靠中间一排的最靠中间的位置,试图把自己藏进人堆里。一个侍者模样的瘦男人走上舞台,把一捧显然是刚淋过水的花束递给女主角,而女主角向我轻轻招手,她身上希腊式的深蓝色长袍正像幽灵一样微弱地摇动着。随即,倏忽间,她将花束扔向观众席,扔向我的位置。我歪头靠在邻座女人的肩上,于是花束落到我身后的男人手中。这时候我才认出来,这个女主角,昨天还和我睡过。也许是前天,怎样都好。海狸小姐不在这里,那么这出戏也就没什么意义。

评论
热度 ( 37 )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