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

1,请问对于“恋情”是怎么看的呢?人们是否真的需要“恋情”,或者人们只是将对各种美好感情的向往放在了恋情上,从而寻求内心的饱足?很多人惯于将友情/亲情说成是恋情的萌cp行为,是否正代表着他们认为恋情便是一切感情的最终表现形式?

恋爱是件好事,但谈及“需不需要”就有点不着边际了。除了水、食物、远离猛兽和自然灾害、适宜的温度湿度,这些条件以外,并没有哪个东西是“人们真的需要的”。完全可以想象一个现代人独自在僻静的山洞里安全无忧地穴居一辈子。
恋爱的价值,就像文学的价值一样,是人们在互动中用话语建构出来的。
但是光就同人文来说的话,写谈恋爱会比较讨喜的原因,难道不是“读者大多没什么恋爱经验所以会对此好奇”吗……没有的话就想要,有的话就想象着更好的。

2,既然是质问箱当然要问点不正经的东西了(什么)铝桑选出在奇迹的7102年(不)的术力口十选吧

《雨与佩特拉》x 10。把它和什么别的曲子放在一起的话,总觉得就像雨季结束了一样,立刻就会无聊起来。所以,十选的话,这一首循环十遍就够了。

3,铝桑可以列一下去年看过的书吗?

对我来说,大多数的书,读了和没读是一样的。“功不唐捐”这个说法当然是正确的,但我个人的成功和失败,与我读了哪些书,没有太大关系。从别人的视角看来,我读的书也许可以成为他们了解我,从而让我也了解他们的契机,但正如牛不是它吃的草一样,我也不是我读过的书。想要得到一份书单的话,去问各科老师就可以得到成谱系的答案。
去年我读了很多书,但读了之后直接获益的只有一本,就是Keeler&Wothers的《Chemical Structure and Reactivity》。

4,铝桑是怎样看世界的?也就是世界观?

“世界”是“故事”的同义词,而故事有不止一种讲法。学会用合理的方式听故事和讲故事是我的目标。

5,请问,玩着这样的游戏的您在想些什么呢?希望让别人了解您,想向世界展示您——我想不会是这样寂寞的答案吧。这种答案属于我,已经准备好失望的小小悲呼属于我。一时兴起的游戏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期待,漫无目的的日常中潜藏着怎样的目的性,试着分析分析您自己吧。我想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要问为什么提这样的问题的话,那是因为我很喜欢您,不安而满怀期待地观望着您。这样随性的,向“我们”抛出的问题,实在是不能错过,同时也难以理解。来说说您的事吧,如果您愿意的话。

一位可爱的画手趁这个机会问了我一道高一数学题,我在私信里试着给她解答了。我觉得能够帮到她就挺好的。我其实是期待有人把P versus NP problem之类的未解难题推到我面前、故意刁难我的,但大家显然都在真心地提问,这就让我很高兴了。
毕竟隔着屏幕,被人了解以及了解别人这种事,我是不会强求的。而且所谓了解一个人,就是发现,啊,这家伙原来也是普普通通的无聊的人啊——真的走到那一步的时候,是很难感到高兴的。
我只能保持最低程度的社交。说话、写文,就是我能做的一切了。搀扶和拥抱、教育和护理、征服和训斥、拯救和保护,那些宏大的事情,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我希望我说的话可以陪伴别人。仅此而已。

评论 ( 1 )
热度 ( 66 )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