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性尚未完全破碎的高中生。写文,搞翻译。

“二十二年前的一月,东方有三位智者来到这座城市,寻找刚出生的救世主。

他们预言道,救世主将拥有世上最善于观察的眼、最灵巧柔软的手、最能言善辩的嘴,和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扭曲的心灵。

他们挨家挨户地搜寻,最终在一位性格严谨、思想保守的律师的家中,见到了他们要找的新生儿。

新生儿有蝴蝶磷翅般泛着微光的蓝眼睛,和人偶般的双手。见到三位智者时,新生儿和周围的大人们一样,用庄重而充满敬意的语气,向智者们打了招呼。
智者们不顾孩子母亲的反对,解开了孩子的襁褓。然后,突然地,他们纷纷露出沮丧的表情。
第一位智者说:‘我们白来了。’
第二位智者说:‘真不值得啊。’
第三位智者把孩子的腿合拢,替她把襁褓包好,叹着气说:‘是个女孩子。也就是说,不论她在人生的开头能有何等作为、何等贡献,只要她爱上某个人,一切就都结束了。她会忘记自己、忘记我们三人、忘记她的父母和整个世界,变成只为了那个人而付出的家伙。从而,作为救世主的她,若是坠入爱河,也就将不复存在。’
三位智者从律师家里出去,他们黑色的背影融在积雪的灰白街道中。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我也不知道这三位智者的身份。但如果有幸能见到他们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他们。
‘只要她爱上某人,一切就都结束了’——说出这样的话,我根本不能接受。
没错,因为我,就是那个‘某人’。”


tbc

评论(10)
热度(117)
  1. 暖风隔岸AlSiP/铝硅磷 转载了此文字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