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性尚未完全破碎的高中生。写文,搞翻译。

卡斯帕尔死了

阿尔普(Jean Hans Arp)

呜呼我们的好卡斯帕尔死了

今后谁来把炽热的帷帜藏入云朵的辫子里
上演每日的黑色闹剧

今后谁来在太古时代的酒桶里
转动咖啡研磨机

今后谁来让田园牧歌的母鹿
从石化了的纸筒里出来

今后谁来吹乱海上的船只
管它们叫啪啦噗噜咿(注1)
又管海风叫做养蜂人叫做臭氧里的香蒲
谁来锤打金字塔

呜呼呜呼呜呼我们的好卡斯帕尔死了。痛哉哀哉卡斯帕尔死了。

回荡着钟声的草楼里的鱼儿们
听见他的小名就心碎得嘎达嘎哒。
因此我只好哀叹着反复叨念他的家姓
卡斯帕尔卡斯帕尔卡斯帕尔。

你为何把我们抛弃。你庞大瑰丽的灵魂
如今滑入了怎样的形态。你是否蜕变成了一颗星星
或是炙热龙卷风上的一柱涡旋或是
一只黑色光芒的乳圌房或是岩状存在的呻圌吟着的鼓皮上
一枚半透明的瓦片。

此时我们的头皮和鞋底曝晒干涸
被烧得半灰的精灵们横陈在火刑堆上。

此时太阳背后有漆黑的保龄游戏在震响
再没有人重新调试钟表指南针
和独轮车的轮子。

今后谁来和散发荧光的老鼠
在赤足的桌边共享寂寞的餐。

今后当西洛可可(注2)的恶魔企图把马群引入歧途时
谁来把它驱走。

今后谁来向我们阐释繁星的花押纹印。

他的半身像会被装点在所有真正高贵的人的壁炉上
可却既没有慰藉也没有烟草可吸
对着一颗死去的头颅。

1912

注释:
1,不论法文版还是德文版,都用了法语中表示雨伞的“parapluie”一词,故音译。船为人挡住脚下的海水,而伞为人挡住头上的雨水。船像是倒放的伞。
2,原文sirokkoko,意义不明,可能是地中海的多沙的夏季季风“sirocco”,和与对称华贵的宫廷风格对立的洛可可“rococo”,合并而成。因而这里说sirokkoko的恶魔,应该是象征一种激烈的、热切的、反传统的力量。

这是阿尔普最有名的一首诗,它写于1912年,此后反复出现在阿尔普的诗集中。它在悼念一个极为特殊的角色。一战之后,这首诗带来了极大的触动。卡斯帕尔生前行事异于寻常,既带有魔幻的、神秘主义的影子,又显得像传统的西方宗教的仪式。卡斯帕尔的身份不明:德国和阿尔萨斯的民间传说里也许有这样的人物;有一个名叫卡斯帕尔·豪瑟的青年,据说他从小被一个人关在无光的囚室里,被政圌客所剥削,被不相信他的敌对组织杀死;甚至有可能是阿尔普自己(Kaspar → Kas-Arp → Arp)。后来阿尔普塑了一尊铜像,形状类似于人的上半身像,题为“一个名叫卡斯帕尔的精灵的头”(Tête de Luton diet Kaspar)。

评论(2)
热度(57)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