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性尚未完全破碎的高中生。写文,搞翻译。

「我没事了,我已经完全痊愈了。对了,和您说一件事:
您从这里出去,会发现路上有饿着肚子的野猫。顺着这路走到河边,会看见桥洞下捡破烂的老女人。穿过桥洞向下游走,平路变成坡道,水流变得湍急,这时您说不定会碰见已经脱掉了鞋子,望着水流准备轻生的年轻姑娘。再往前就到了纺织厂,那里的灯彻夜亮着,机械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我听说那里最小的工人只有十二岁,却从来没看见过一个人从里面出来。厂边的小巷中,住着一个卖掉了自己妻子的男人,他现在口齿不清,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巷尾的酒吧里,从早到晚都能遇到一群辍学的少年,他们的父亲们,在河入海处的前线上,至今没能回来——
世上还多得是值得拯救的人和事。
如果您只是想和我睡,那我当然随时欢迎。我来者不拒。但是,万一,我是说万一您喜欢上了我的话,那我就只有一个请求:请您去,随便试着,拯救一下世界吧。
当个英雄也没什么不好的嘛。而且那样的话,说不定连我,也可以得救呢。」

评论(1)
热度(85)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