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性尚未完全破碎的高中生。写文,搞翻译。

他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愿意深究。他只是想活着。

这不是智慧,这连小聪明都算不上。这只是麻木而已。麻木——知觉的钝化。比如说,高度的近视。比如说,模糊不清的听力。比如说,对酸甜苦辣从不挑剔的舌头。比如说,不知冷热的皮肤。

他害怕看到敌人,害怕听见坏消息,害怕尝到苦头,害怕热脸贴冷屁股。于是,干脆什么都不管。干脆把自己变成一块碎玻璃,除了扎手百无一用。你走上前去看他,只会看见你自己的模样。

评论
热度(71)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