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性尚未完全破碎的高中生。写文,搞翻译。

少女失恋后,服用过量苯巴比妥;其友人于次日清晨发现她奄奄一息,并替她求医,救活了她;后来她成了母亲,有了家庭,生活幸福;友人是正确的:他们认定,她的自杀是轻率无益之举,并让她自由决定,是拒绝自杀,还是继续寻死。可是,去收容所里看看的话,会发现一些忧郁的病人,已经尝试自杀了二十次。他们拼尽自己的自由,想方设法逃过看守人员的监管,去终结这难以忍受的苦闷。和蔼地拍着他们肩膀的医生,对他们而言就是暴君、就是刽子手。

——德波伏娃《模棱两可的伦理学》

评论(2)
热度(85)
© AlSiP/铝硅磷 | Powered by LOFTER